拭埃

沉迷霹雳布袋戏ing……

妙木山

5

土匪被个比自己小了八、九岁的小鬼用自己的配枪指着,他作为土匪也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像今天这么憋屈。这十几年,他唯独今天起了点儿善心去给小鬼下了碗番茄面,就被人给阴了。他姥姥的小鬼吃完东西就翻脸不认人,砸了碗就把碎片往他脖子边送,非逼着他把枪交出去。在隔壁倒腾的十几个弟兄上来都没拦住,谁敢拦这小鬼就开枪打谁,兄弟都忙着准备老大的婚礼,手里也没个武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跑了。土匪越想越气,都开始龇牙咧嘴满脸狰狞了,他想着士可杀不可辱,鱼死网破算了。

土匪都挺直了脊背,做好了吃子弹的准备,这时小鬼一枪杆子就狠狠捣在他的腰上,恶狠狠地冲他吼:“赶紧走!”土匪疼得一弯腰,双肩一垮,登时就怂了,他被枪逼着继续郁闷地往前边儿带路,心想着他和这小子究竟谁才是土匪还真是搞不懂。

孩子是真急了,他刚才被逼着放了一枪来示威,估计已经把一窝子的土匪都给惊动了,他不抓紧时间逃的话还得被逮回去,他现在光听着身后的声音就知道追兵已经上来了。挪到马厩的时候,他往回一望,果不其然远远的就看见了漩涡鸣人那头风骚灿烂的金发,太他妈的扎眼了。他左边儿的脸颊仿佛又火辣辣地疼起来,孩子狠狠啐了口唾沫,他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脸,他是个记仇的人,而且有仇必报,能现在报复绝对不等到下一秒的那种。

孩子往马厩里瞧了一眼,马厩里有十几匹马,马是放养的,没绑,唯一绑着的那匹黑马拴在马厩前的木桩上,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孩子在心里迅速估摸了一下时间,想着漩涡鸣人离他还有段距离一时半会儿也拿他没办法,就果断地把用作人质的土匪一脚绊倒,握着枪手脚麻利地爬上了那匹一看眼神就很能跑的那匹黑马。

土匪被绊倒的时候是脸朝下的,还毫无防备,砸在地上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差点儿移位了,他疼得面部都扭曲了,同时怒火中烧想着自己马上就爬起来,怎么也要把这个小鬼抽一顿。可是他刚用手把身体撑起来,就听见了一声近距离的枪鸣,他立马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还没来得及为谢天谢地自己身上没多出一个洞感慨小鬼枪法果然不行,就看见一马厩的马都出动了,发疯似的争先恐后地狂奔出来,马蹄撂得老高,雷霆万钧地踏过来。土匪吓得一个激灵,立马从地上爬起来避闪着发疯的马群。

孩子用从土匪身上顺来的小刀一刀割断了栓马的皮绳,麻利地拉住缰绳,一枪杆子捣在马屁股上,黑马撒丫子就跑。马背上的孩子一回头就看见漩涡鸣人和他带着的一大帮土匪气得脸都绿了,他觉得心里一下子舒坦了不少。他调整了下自己的表情,模仿昨天漩涡鸣人居高临下看他时那种又轻蔑又惬意的笑容,扬着眉毛捏起拳头对漩涡鸣人做了个拇指下划的手势,终于狠狠出了口恶气。

孩子的手势把一帮子的土匪全都惹毛了,心想着前一年新政府的军队来了妙木山也不敢嚣张成这样,他妈的今天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竟敢当着他们的面儿侮辱他们的老大。土匪抄起枪,瞄准了孩子的后心,孩子有马群做掩护,人是追不上了,可是子弹总能追上,他今天还非得告诉这小子死字怎么写!这边兄弟还没开枪,就给人狠狠踢了一脚,还踢在屁股上,绊了个难看的狗吃屎。土匪登时火气爆发了:“我草你…哎呀,老大,您这是干啥啊!”

“他妈的给老子动点儿脑子!子弹要刮掉老子乌骓宝马的一根毛,老子一枪崩了你!”漩涡鸣人这样一骂土匪们又都统统把枪放下了,想了想自己的开枪的准度,只能在心里默默草娘。漩涡鸣人爱马已经到了多丧心病狂的程度这大家都知道,他们老大当初为了筹资组建支马队那是情愿自己勒紧裤腰带饿肚子,得了那匹乌骓宝马后更走火入魔,每天都去遛马不说还他妈的风雨无阻,一天遛马的频率都快赶上吃饭了!

“把马都给我控制住,少了一匹老子回来拿你是问!”漩涡鸣人对被他一脚踹趴了的那个小弟吩咐完了,自己看了眼男孩儿骑着自己心爱的乌骓宝马消失的地方,扯了扯嘴角。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得他周围的弟兄都面面相觑,谁都没敢说什么。恰逢一匹黄鬃马朝着这边杀过来,漩涡鸣人一个翻身直接骑到马背上,死死夹住马腹,眼疾手快地抓住缰绳,狠狠一勒,马立刻就老实了。小弟们对这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和当年漩涡鸣人驯服那匹乌骓场面之惊心动魄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漩涡鸣人策马而去,追着孩子跑的方向,红底黑纹的披风被风扬起,他顶着那头金光四射生气蓬勃的头发,帅得自由又随性。

小弟们在后边儿崇拜地望了会儿,突然想起了点儿别的啥,猛地一拍脑袋,冲着漩涡鸣人大喊:“操!老大,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啊!”

扑面而来的气流卷着漩涡鸣人那头灿烂的金发,小弟们远远地看着立在马上的人,也搞不清楚自家老大听到自己的喊话没有,他们老大就顶着那头给风吹得乱糟糟的金发头也没回地策马而去。


评论
热度 ( 87 )

© 拭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