拭埃

沉迷霹雳布袋戏ing……

妙木山 13

这章可能大家会觉得有点儿血腥,反感者慎入!


这一晚上宇智波佐助总是睡得不踏实,惴着颗心脏、心情起起落落的,开始少有又长久的不安心悸起来。好不容易才熬到天麻麻亮,他房间里的东西借着点儿曦光才能看清点儿轮廓,他就待不住了,自己早早地翻身下床,穿好衣服从院儿里打了盆冷水打算搓把脸醒醒神儿。


妙木山实在是一座大山,秋冬时节总是早于其他地区起雾,一早一晚的温度都低得很。山上的寒冷养出了这一窝子懒懒散散的土匪,整个寨子都静悄悄的,除了站岗守夜的寨里的兄弟们大多都还睡着。宇智波佐助在院儿里走了一遭手脚就给冻凉了,他站在院子里望了眼渐渐给擦亮的天空,估算着这会儿的时辰。他刚洗了把冷水脸,现在冻得神志清醒,睡怕是睡不着了,想着与其在屋里消磨时辰还不如去贺南川练练枪法。


宇智波佐助刚把门带上,一回头,撞见前院儿十几点迸裂的火花,十几声急促的枪声在妙木山的寂静懒散里猛地拔高,挟带着怒吼唾骂的声音直冲云霄。宇智波佐助耳膜给枪声穿透了一样,丝竹管弦、蜜语诤言统统吞进了片茫茫的空白里,他身体紧绷,最初那阵茫然的心悸过去后,心脏反而砰砰直跳起来。他竭力绷着那张天生寡淡的脸,手里牢牢握着自己的配枪,垂着眼皮子,枪指着地眼睛都不带眨地打了一枪,没了防走火空出来的那一格,这柄枪就是他横行霸道的爪牙、羽翼了。


那十几声尖锐的枪声惊动了寨里所有的土匪,土匪们一手提着还没来得及穿上裤子,一手举着自己最顺手的武器就杀出来了,一个个面有愠色怒目圆睁,带着从睡梦里突然惊醒的满腔怒火,血气翻涌地冲进枪林弹雨里。领着人冲在最前面的自然是在整个木叶县臭名昭著、穷凶极恶的头号土匪头子漩涡鸣人,他左手握着那把惯用的伯莱塔,右手把那柄饮血无数的斩马刀挥得飒飒生风,满脑袋的金毛逆着风杂草似的凌乱、生机蓬勃。


朝阳破云而出,秋末的阳光乍地一线下泄,一刀剖开整个匍匐二十多万平方千米的盆地,整个世界仿佛都被分割成阴阳两半。宇智波佐助半眯着眼睛抬起眼皮子瞧着漩涡鸣人那头在阳光里金光四射的头发,他绷着那张寡淡的脸,心跳不止,眼底闪动着锃亮锋利的刀光。


木叶县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投入最多的剿匪行动开始了。


满山越发醇厚的谷子味里,男人们都心跳不止,以死相拼,他们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奈良鹿丸远远地瞧着一头金发的土匪头子在枪林弹雨里一起一落,漩涡鸣人挥着柄七尺长的斩马刀,所到之处血肉横飞。奈良鹿丸瞧了一会儿,眉毛一皱,叹了口气:“真麻烦。我进城前就听说谁能砍下漩涡鸣人的脑袋,就是建了着木叶县最大的功绩,现在看起来要建这个功绩还真是不容易。”


这时候没人敢搭腔,漩涡鸣人那一手的霸刀是真挺吓人,就这样远远地瞧着都觉得心惊胆寒、五脏俱裂。奈良鹿丸沉着眉毛思考了一会儿,扭头对站在身后裹着层丝线棉袄的县长说:“让兄弟们撤退,先和漩涡鸣人拉开距离,退到树林去,我们和他打游击。”说完又转向一边,拱了拱手,现学现用的做了个土匪间常用的礼仪手势,说:“冷当家的,您对这妙木山熟悉,这一仗可就得多仰仗您了。”


“好说,好说!”冷铁豹仰起头一口饮干了奈良鹿丸打县长家地窖里珍藏了十几年的高粱酒,把坛子一摔,抽出自己别在腰上的两柄枪,瞅了眼浑身浴血的漩涡鸣人,愤愤地一咬牙:“早在十年前老子就想一枪崩了他了!”


奈良鹿丸早就算好了,这妙木山土匪猖獗成木叶县一大害和妙木山天然的地形优势也是分不开的,前几次的剿匪不能说不尽心不尽力,可是偏偏就没能打到土匪的老窝里去,这妙木山太大了,没个引路人就只能被土匪追着打。要说谁有这个胆量给剿匪部队引路,又和漩涡鸣人有深仇大恨的,这方圆几百里他还真只能想到冷铁豹一个。他打定了主意,第二天一早就拎着两坛子的陈年旧酿孤身一人进了土匪窝子和冷铁豹谈判,结果可想而知。


尖锐的哨音盘旋着荡上云霄,冷铁豹顶着风也冲进枪林弹雨里,大喝一声:“跟我走!”剿匪大队纷纷散开,撒着脚丫子一边回击一边撤走。奈良鹿丸抬着眼皮子轻轻往漩涡鸣人身边那个绷着脸的黑发小子身上看了一眼,挥了挥手,示意他身后的兄弟:“带上东西,咱们也出发了。”


“是!”身后的回答整齐一致,头一次打到这个震慑了整个木叶县的头号土匪家门儿口,他们拎着几十斤重的麻绳和几麻袋的铁钉也不觉着累,士气高昂得很。可是领头的人什么也没拿,反而抖着眉毛照旧一副没精打采懒怠的样子,嘴里念念碎碎地抱怨着麻烦。


漩涡鸣人一抖斩马刀,深红的鲜血洒了一地。他杀得有些眼红了,一双蓝眼睛杀气腾腾的。剿匪小队在冷铁豹的那声号令后迅速地撤离,冷铁豹对着他开了一枪,他闪得快,子弹是擦着他耳朵边上过去的。


冷铁豹回头来远远看着漩涡鸣人,放声大笑,吊着嗓子冲漩涡鸣人大吼大叫,语言里全是报复的快意:“漩涡鸣人,老子今天端了你的老巢,明天这妙木山就跟着老子姓!你他妈还是比较适合当无家可归的小杂种!”


“冷铁豹,老子操你祖宗!”漩涡鸣人扯着嗓子冲着冷铁豹的背影骂了一句,怒气滔天地开了几枪,可是距离太远,没打中。他抬起手抹了把脸上的血,冷着脸对着冷铁豹和撤退的剿匪小队啐了口口水,说:“老子今天就教教你们啥叫杂种出英雄!兄弟们,去后院把马牵过来!”


宇智波佐助瞧了眼漩涡鸣人,漆黑的眼睛两迹的潭水似的幽深。他握着自己的配枪,又往杂草树木丛生的山地深处望去,所有的情绪都盖在那张一如既往的寡淡刻板的脸下面。


“你他妈的该不是怕了?”漩涡鸣人瞧见佐助眼睛里一瞬间的急促不安,扯着嘴角笑话他。


宇智波佐助低着头,手指灵巧地填充弹匣,漩涡鸣人清晰可见的角度里他也扯着嘴角冷笑起来,说:“你他妈的才应该怕,指不定我一开心就放了你的黑枪。”


漩涡鸣人垮下脸,心想着他这刚被以前的兄弟从背后‘捅刀子’,这个小混蛋就不知好歹地来触他霉头。“你他妈也稀罕这个妙木山?”


“不。”宇智波佐助摇摇头,抬起眼皮子细细地瞧着漩涡鸣人的脸,两年前的认真严肃骤然回到他身上似的,他把弹匣一下拍进手枪里,放慢了速度一字一句地说:“和得了整座富饶的妙木山比起来,我觉得砍下你的脑袋可有意思多了。”


-------------------------------------分割线--------------------------------


感觉这几天写文有点茫然了,老是找不准感觉。大家先凑合着看吧,有问题的我以后来改。这几天忙着考试和做设计很忙,也很耗精力,所以更文比较缓慢,见谅。

评论 ( 5 )
热度 ( 89 )

© 拭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