拭埃

沉迷霹雳布袋戏ing……

妙木山 16

漩涡鸣人的马队被这样一困,龙困浅滩一样再好的马匹再劲头十足的马蹄都施展不开了,兄弟们玩惯了大刀长矛,现在被十足的火力压制着束手无策。漩涡鸣人狠狠一咬牙,斩马刀一立,大声喝到:“都弃马,跟我走!”
漩涡鸣人对妙木山的熟悉度绝对不输给冷铁豹,他带的那些个弟兄枪法不行但个个都是爬山钻树丛的一把好手。漩涡鸣人把手下的兄弟们分了几波,分头撤,到贺南川聚头。贺南川又处高地,占着地理优势人数悬殊也能多拉几个人来垫背。
冷铁豹打定了主意是要拿漩涡鸣人的脑袋祭枪,领着大部分的人马对漩涡鸣人那一小队人马围追截堵,子弹追得紧,可是佩着手枪的巡警小队在树丛里也是手脚展不开,漩涡鸣人溜得飞快,怎么都追不上。冷铁豹狠得牙痒痒,自己领了自己的弟兄端了枪先追上去。
漩涡鸣人钻了树丛一头金发乱得像杂草似的,一身的血腥汗臭。他一口气冲上高地,金色的太阳烘烤着他全身上下,他满身通红,也不知道是给太阳晒的还是沾了别人的血。他把斩马刀往草垛子上一扔,一屁股坐地上,喘了口气儿,才抬起头问周围那一竿子小弟:“弟兄们都到齐了没?”
土匪们左右瞧瞧,他们老大吸引了大部分的火力,他们撤退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比漩涡鸣人都早到了一段时间。大家左右瞧了瞧,没发现少了人,正要回答,原先跟着黑头发副官的那一小队人抢先回答:“副官不见了,我们一早被人给冲散了。”
漩涡鸣人僵了一下,立马从地上窜起来,粗手粗脚地扒开聚成一团的小弟。这时候太阳是当空悬着,热得人发慌,漩涡鸣人不知道自己是中暑了还是那瞬间突如其来的震惊带来的效果,他的头热得厉害一阵阵的发昏,可是心尖儿上又像被冰划了道口子由内而外地渗着股寒意。他睁着眼睛看了一圈,突然红了眼睛,一半是怒的一半是惊的。他的嗓子噎了一下,紧接着怒得目呲欲裂面目狰狞,吊着嗓子破口大骂:“狗娘养的白眼狼!”
土匪们都愣住了,不明所以地瞧着他们老大突然大发脾气,看着老大那一嗓子吼过去后,平静了下来才互相推搡着上前询问。“老大,咋了?”
漩涡鸣人没说话,自己狠狠吸了口气,把扔草垛子上的斩马刀捡起来,抹了把脸,摸了一手的血也全当没看见,攥紧刀柄,挡开人群远远地瞅了眼冷铁豹领着的那队土匪,这才回头说话:“给老子听好了,今天冷铁豹手里有十几杆枪,八十几发子弹,这些子弹一颗落在你们身上老子定十倍百倍地跟他们算账,但是今天你们谁要敢当怕死的孬种,老子第一个开枪!”
这些兄弟当年上妙木山或是仰慕漩涡鸣人恶名或是从开始就和漩涡鸣人出生入死的兄弟,情况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一群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他们逞凶斗狠、横行霸道做贱人命。其实说到底他们怕的是死,不怕的也是死,求的也就是个意义,活个够本儿。兄弟们被漩涡鸣人的话撩得热血上涌,顶着九月天的太阳面红耳赤,狠狠一拍胸膛,中气十足地给了回应。
漩涡鸣人把自己腰间的伯莱塔抽出来,取出弹匣一枚枚地把子弹抠出来,抛给手下的弟兄,说:“你们待会儿可给老子瞄准了冷铁豹的人手打,别浪费老子的子弹。”他给自己手枪里留了一枚子弹,把枪随手塞到一个兄弟手上,眼睛里的那点儿怒火又有点儿冒头的趋势,烧得眼睛亮得厉害,咬牙切齿地说:“你给老子把枪和子弹保管好,这颗子弹老子留给那只白眼狼。要是老子没机会用了你就替我开枪。记住,朝他腿上开枪,但别伤他性命。”
小弟接着抢,从漩涡鸣人手上摸了一手没干透的黏糊糊的血,他瞧着漩涡鸣人那一手的血,苍白着脸不安起来:“老大,您这是…”
“你他妈拿着就行了,哪那么多屁话。”漩涡鸣人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毛,挥了挥手,打发人去做准备。他靠在草垛子上抬着眼皮子往北方延绵成一条黑色长线的山脉望去,死死地皱着眉毛,真真的满腔愤怒凄凉,他知道那个黑头发的小混蛋想回家,可是他真没想到这个小混蛋会挑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走了之。漩涡鸣人怒火中烧,恨人恨得牙痒痒,他下意识地想从兜里去摸那只小烟斗,可是他还没够着,就听见轰隆隆的枪声碾压过来。漩涡鸣人一把握紧斩马刀,扯着嘴角轻蔑地冷笑了一声——他妈的连佛都得承认老子是个英雄,那英雄的脑袋怎么可能是这些小人能拿得动的!
漩涡鸣人挥舞着斩马刀踩着猎猎破风声像只猛扑的鹰一样顶着旋转、怪叫的子弹头也不回地冲向了冷铁豹,他湛蓝的瞳孔猛地扩张,映着清亮的刀光,像一枚碎裂的蓝宝石。
冷铁豹被漩涡鸣人逼近的刀锋吓了一跳,其实距离还远,但是他却能听见刀锋上的飒飒风声一样,一下子慌了神,对着漩涡鸣人慌乱地开了几枪。可是他不知道又没有打中漩涡鸣人,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弟兄惊鸟一样纷纷溃散,他的头顶旋着漩涡鸣人斩马刀上带出的气流。冷铁豹脸色苍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漩涡鸣人捡起冷铁豹掉在地上的枪,对着冷铁豹眼睛都不带眨地连着开枪很快打空了弹匣。冷铁豹已经面无人色了,吓的,漩涡鸣人没把子弹往他身上送,全都打在他坐下去的那块板硬的地上。
“冷铁豹,你大我七岁,以前我叫过你一声大哥,你今天领着你的弟兄滚出妙木山,我放你一马,我漩涡鸣人和你从此井水不犯河水。”漩涡鸣人把枪扔回到冷铁豹身上,冷着脸一字一句地说。
冷铁豹缓了好久,才从地上站起来,拿上自己的手枪,一言不发地带着自己的弟兄撤退了。

评论 ( 10 )
热度 ( 71 )

© 拭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