拭埃

沉迷霹雳布袋戏ing……

妙木山·身份反转梗(一)

迟到的贺年文,狂拽酷炫叼的土匪头子二助和刚正善良宁折不弯(?)的县太爷鸣人。这一篇和妙木山为姊妹篇,设定相反,故文中佐助的年龄比鸣人大七、八岁。短篇,恶搞向,人物OOC,慎入。宇智波全体,CP很多。

 -----------------------以下正文----------------------------

宇智波佐助叼着烟斗,在自家前院儿跺着步子,腰上挂着一把木鞘古意得很的剑。他不动声色地往门口扫了眼,目光又慢悠悠地给秋风吹散了。

此时正值秋季,妙木山上万里无云,艳阳高照,一片清朗好乾坤。

木叶县地处盆地,头上笼着大片水汽,空气湿润得很,一如秋季空气也就明显变得薄凉冷淡了,山下尚且如此,这妙木山上更甚。

坐在门口正吃午饭的两土匪看着自家老大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踱步,面面相觑。

“老大他在干啥呀这是?出来晒太阳啊?”土匪抱紧了自己的粗瓷大碗,他老觉得老大看人的眼神儿不对,那对儿黑眼儿湛着铁光亮得怪瘆人的,他对着对面的弟兄挤眉弄眼,压低了声音说:“我看他偷偷瞅我饭碗好几遍了,这老大不会是没吃饱饭就出来晒太阳了吧?”

“放屁!”对面的土匪白了他一眼,暗暗地也把饭碗抱紧了,压低了声音回答他:“我听说今天买官来做的新县长快到了,要打咱们山下路过呢,咱们老大平日里瞧不起这勾当,一大早叫兄弟们探听情况去了,说是给那孙子个下马威,好叫他早点儿卷铺盖儿滚回老家。那些兄弟还没回来,咱们老大一定是……”

宇智波佐助的目光再次挪过来的时候两个土匪呼吸陡然一紧,立马抱紧自己的饭碗,齐刷刷地噤了声。

隔了一会儿宇智波佐助的目光再次被秋风吹散了,飘荡到云端的时候,土匪才扯了扯刚才侃侃而谈的兄弟的衣袖,掏心掏肺地说:“可我咋还是觉得老大是没吃饱呢?”

对面的土匪瞪了他一眼,偷偷看了一会儿自家老大,扭过头,叹了口气:“我也这么觉得。”

这宇智波佐助在院子里已经来来回回地跺了十几遍了,起先还气闲神定得很,叼着烟斗优哉游哉装模作样地散步晒太阳,可就这一会儿,眼睛管不住似的往他哥俩身上瞟。那对儿黑极了的眼睛锃亮得像两把钢刀,戳得他俩后背直疼。他俩后背发毛,也不敢说话了,埋着脑袋使劲儿扒饭。

这边宇智波佐助也毫无自觉得很,他皱了皱眉毛,越发焦心烦躁地往门口望,可是那张天生寡淡无情的脸越发端得住,面无表情得更厉害了。

他正心烦地靠在院子里那颗枯树干上,忧郁地望天,屋里飞奔出来个东西,一下扎进他怀里。宇智波佐助低了头,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毛,问:“你出来干啥?”

缩在他怀里的小团子动了动,扬起巴掌大的脸,笑得跟化开了的糖似的:“老大哥哥!”

宇智波佐助皱了皱眉毛,对这女孩儿嘴里不伦不类的称呼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妈的斑是怎么教育娃的,这都四五岁了还瞎叫人。“老大或者哥哥叫一个就行了。”

“老大哥哥,叔叔们叫你去大堂,说有事要找你说。”女孩儿仰着脸看着他,声音甜美得很,也不管宇智波佐助好心给她的纠正,坚持又叫哥哥又叫老大。

宇智波佐助看了她一眼,这个女孩儿自来熟得很,才来妙木山没两天就把这里当自家了一样,一张掐得出水的嫩笑脸把这一窝子无恶不作内心全是抠脚大汉的土匪都生生地逼出了母爱的光辉,土匪们宝贝她得很,见着了就免不了要在她白生生的脸蛋儿丫子上宠溺地揉两把,看得他肠胃一阵恶寒满身的鸡皮疙瘩。

这小姑娘也确实可爱得紧,可是宇智波佐助不为所动,他又不是没见过更可爱的小丫头。要说起来当年那个小丫头更不得了,也是五六岁的样子,留了头灿烂柔软的金发,一对儿湖蓝色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跟雪融花开似的动人可爱得很。那时候那小姑娘成天跟在他屁股后边,满口“哥哥哥哥”地叫,还说要非他不嫁,在一大群小屁孩儿玩伴里没少给他长面子。宇智波佐助咬着烟斗,心里又狠狠地叹了口气,漠着脸,心想:可是真他妈的可惜,这水灵灵的‘小丫头’最后长成了个男人,他煮熟的媳妇儿就这样给飞了。

这事儿还是一年前宇智波佐助叫人抬着彩礼去隔壁山头提亲的时候才发现的,人家家里从头到尾只有个金发蓝眼的儿子,都快接替他爹妈的位置准备娶媳妇儿了。因着这事儿他还没少被人嘲笑,搞得他又是伤感又是恼怒,可是这事儿又不怪人家,只怪他自己眼瞎。

虽说他是这霸着一座山头称大王、在整个木叶县也是名头数一数二的土匪头子,还少有的长着一张英武帅气风流潇洒的脸,可是性子却纯情得很,又禁不起撩,认定了一个人就宁可在南墙上撞死也不回头,如今二十七了,被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撩过,现在都还面红心跳。

“操!”宇智波佐助在心里唾弃自己,他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最后也没有抵过心里头那点记忆里荡漾衍生出来的柔情,揉了揉女孩的脸颊,冷着脸指责唾骂:“负心汉!”

宇智波佐助灭了烟,把女孩儿抱起来,穿过弄堂,往大堂走过去了。

两个土匪目送着自家老大离开后,总算松了口气。

两个人也吃饱喝足了,再也不用顾念着背后直冒杀气的又开始闲扯起来。

“你刚才听见老大跟宝贝儿说啥来着没?”

“没听见,我忙着吃饭呢。”

“……”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儿的互瞪了一会儿,土匪突然想起什么来,突然探着脑袋往门外望,摸着后脑勺,又转过头来问:“今天隔壁山头那个金发蓝眼儿的小子没叫人送啥过来啊?”

“啊?送啥?”

土匪一脸不屑:“隔壁山头那个金发蓝眼的毛头小子也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隔三差五地就遣人往咱们这里送东西,算着日子,今天是该要来送东西的。都一年了,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也是咱们老大心宽度量大,也没有找他的麻烦。”

评论 ( 7 )
热度 ( 106 )

© 拭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