拭埃

沉迷霹雳布袋戏ing……

百无禁忌(7)

*同好们好,我又回来了,做个复健,准备暑假的更文。

*文风奇怪,正在调节中,前文请点击头像。

*以及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以下正文-------------------------------------------

那合同黏皮扯肉,留了两个红疤。

两方的签字画押完毕,漩涡鸣人把合同收整好了,出了那扇门,把它递给还在门外等候的奈良鹿丸。

那扇门后头宇智波佐助低着头还在抽烟。

漩涡鸣人一个人出来时奈良鹿丸有些惊讶:“宇智波佐助放心你在监狱里离了监视随处乱走?”

漩涡鸣人眯起眼睛,嘴角叼着才从宇智波佐助嘴...

2018-06-17

将雪·番外·一季花(3)

*前文链接

---------------------------------------以下正文-----------------------------------

【1】

金家客房设置于西北角,往前对着片幽静开阔的棠梨园子,这梨树树干粗壮,长了许多年,枝繁叶茂,此时春分将近,满树白花。客房门窗皆朝院中开,席枕暮色天光,夜风一吹,揽进一屋的温香。

漩涡鸣人同宇智波佐助一路过来,十步一景,方才见了芭蕉滴翠的‘环翠’、桃花灼灼的‘摄红’,满眼热闹喧哗的春意,如今一进这‘芳菲歇’,那盎然的春意仿佛真歇止了,殷红翠绿纷纷消退,掩进一片静好幽寂的白里。

漩涡鸣人临窗而坐,腰悬短剑,望着满...

2018-02-28

百无禁忌(6)

*警匪设定,OOC预警。

*前文请点击头像。

--------------------------------以下正文----------------------------------------


几天前那场雨过后,这城降了温,进入了秋季。


这城夏季时多雨,监狱西区只有一层,接着地气,阴冷潮湿得厉害,雨后再经烈阳烘烤,时间一长空气便憋闷出一股子挥散不去的尿臊霉味儿。现在入了秋,那股尿骚没味儿依旧不散,水汽也照旧漫进来,却没了阳光,水汽散不出去便在狭窄的空间里汇聚升腾,靠近素水泥墙便化了水,在墙上粘着,夜里一凉就结冰。


监狱里越发阴冷,...

2018-02-25

将雪·番外二·一季花(2)

*前文请点击头像

-----------------------------以下正文------------------------------------

 

【1】 

南郡坞城处的春天来得总比别处早些,当北端霜城雪才化开的时候,坞城已是絮风暖春日。

南陆六州十六郡七十八城,河山大好,霜城有被天卷地的雪、悍然惊骇的浪,帝都重华巍峨比天的宫城,满城玲珑娇艳的西府海棠。南郡平原万里,坞城处其间,比之与霜城,不踞要塞险关,百年不见兵戈,比之与重华,城窄墙狭,奢华贵气不足。

坞城乃是一座小城,比之别处,只多了条温婉潺潺的曲闵江。几丈宽的河道连接了城中的最为富庶繁华的街...

2018-02-06

拈花(14)

*妖皇鸣,上神佐。古风文。

*前文:(1)(2)(3)(4)(5)(6)(7)(8)(9)(10)(11)(12)(13

-----------------------以下正文-----------------------------

 

 

我在一片混沌不清的光线里意识奔走流乱,一面头疼欲裂,一面觉得心口给人撕裂了开来,疼得厉害。我头脑一片混沌,也分不清究竟是头更疼些还是心口更疼些。直到有人伸手蒙了我的眼,那疼痛也好、混乱也罢都随暗沉沉的黑暗去了。

 

我当这次闭上了眼就再也不容易睁开了,谁知我天生命大,再睁了眼。我掩着额角,方要翻身起来,便有人...

2018-01-25

百无禁忌(5)

*前文请点击头像。

----------------------------以下正文-------------------------------------


淡蓝色的烟雾一线上升,宇智波佐助掸了掸烟灰,眯起眼:“有区别?”

“怎么没有区别?”漩涡鸣人隔着那层薄雾看他,挑着眉毛,面上仍是懒怠的笑,声线却狠狠的,带着股子割人的锐:“当了前者,从此你便是老子的心肝宝贝儿,选了后者,我好拿你是个给钱就能睡的婊子贱人。”

烟雾还在缓缓上升,升到半空,抽烟人的鼻息轻轻一吹,带出一声嗤笑,那烟被打散了空中缓慢轻捷地延展开来,像匹薄纱,铺在抽烟人的脸上,藏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叫人再...

2018-01-20

拈花(13)

*妖皇鸣,上神佐。古风文。

*前文:(1)(2)(3)(4)(5)(6)(7)(8)(9)(10)(11)(12

-------------------------以下正文-----------------------------------

 

 

此番我废了好大一番唇舌,又是论道又是阴阳生死的,将生前绝彻神君一辈子的学问掏挖了出来,寻常人甫听了我那番言论拿我当个招摇撞骗的神棍实属正常,待我言毕便是还拿我当个神棍骗子,也该起了些许敬畏之心。

待我说得口干舌燥,饮尽杯中酒再去瞧见那季秋,却只见他低头握着酒盏,脸上熨帖平展的白纸一样纹丝不动,声音冷硬地与我道:“...

2018-01-19

拈花(12)

*妖皇鸣,上神佐。古风文。

*前文:(1)(2)(3)(4)(5)(6)(7)(8)(9)(10)(11)

    *PS:上次提到的点梗还有效,大家想看什么可以在三日内留言,脑洞请详细具体些。

--------------------------以下正文--------------------------------


“兄弟,你瞧我这二十个炮台可算得威风?”李蠡一掌拍在黝黑发亮的铁炮台上,对我道:“这云中号原先只设有十个炮台,年前季将军带着兄弟们出海往北,剿了一窝子的海盗土匪,那帮海盗可不得了,个个妖怪似的,成了精,能呼风唤雨的...

2018-01-13

拈花(11)

*妖皇鸣,上神佐。古风文。

*前文:(1)(2)(3)(4)(5)(6)(7)(8)(9)(10

-----------------以下正文---------------------------------------


佐助面上愠怒,转身欲走。

我瞧见他侧过脸,那两道长眉微皱,着实的恼了,只是那脸过于好看了些不带烟火气显得薄凉些,如今眉头一皱,面含愠色,反倒显得可爱亲近,旁人瞧着怕还当他在同自己生气苦恼。我却实实在在知道——他在生我的气。

许是造化弄人,不管我生前死后,他与我的气总也生不完似的。

神佛小童在铜陵道人门下修了几百年,性子自然是与世无争...

2017-11-09
1 / 8

© 拭埃 | Powered by LOFTER